故事吧-经典小故事大全
  • 父亲头上的草末儿

    父亲是个农民,识不得几个字,一辈子靠弄田种地为生,从未出过远门,甚至连去县城的次数都极为有限,他和母亲在家乡那旱了收蚂蚱、涝了收蛤蟆的盐碱地上拼死拼活地劳作着,用...

  • 亲情莫问出处

    我在这个家中的位置很尴尬。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局外人,因为,父母在我三岁那年丢了我,然后,他们在绝望之后生了妹妹。我回来时,妹妹十岁,我十三岁。 在带我去北京旅游时,...

  • 幸福时光断想

    坐在疾驰的列车上,窗外是北方大地无边的寒冷。正是岁尾,腊月将尽,车厢里的人都流露出回家过年的期盼与喜悦。 邻座是一位三十多岁的男人,一身农民工打扮,他痴痴地望着车窗...

  • 那一所房子

    3年前,我和母亲私下约定,由我出资给小弟买套房子。 那时候,我大学毕业刚刚工作一年,工资也不高,我做出这个决定,不是没有压力,但是看到母亲谦卑而企盼的目光,我知道自...

  • 游戏

    有时候我们很像是在迷宫里为找寻出口而四处打转的鸽子,为寻找幸福,或忧伤或快乐着。我们不清楚那颗最甜最香的幸福玉米在哪一个出口,也不清楚当我们为一些本不属于我们的幸...

  • 父亲

    父亲在我16岁时逝世。在这16年中,我听见父母交谈的话,不到100句,我也没见过父亲迈进母亲的房门。 我相信父亲是至死爱母亲的,但自我出生以来,母亲却板起脸,掷还了父亲对她全...

  • 如山的父爱

    那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的事情了。当时我和哥哥还小,都是鼻涕虫,没有上学的我们整天只知道到处疯玩。家里的经济条件很差,这便让年幼的我们注定要与饥饿为伴。我和哥哥对于...

  • 爱,不动声色

    我始终认为,父亲在我面前表现出来的那些爱,都是虚情假意。为什么这样说呢?这是缘于十几年前发生在我们之间的一件事。 那年,我5岁。快过新年的时候,出外打工的父亲从黑龙江海林市...

  • 炊烟的味道

    很喜欢炊烟的味道!一位萍水相逢的朋友说。她说出了我心底的话。炊烟的味道,就是家的味道。 我爱曲曲弯弯从村落农家升起的炊烟,更爱炊烟的味道。 每次乘车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...

  • 藏在牙膏里的爱

    父母的家在离北京大约两小时车程的小城,我稍有空闲就可以回去。 有一年五一长假,我和先生因为搭一个便车回去,没来得及带洗漱用具。晚上,我找来一支干净的牙刷,准备挤牙膏...

  • 外婆的刀削面

    差不多七八岁的时候,我被母亲送到了外婆家。 我至今仍不知道母亲为何要将我送到那里去,大约是我太过顽劣的缘故吧。我记得,当时的我很不情愿到外婆家去,曾用了各种啼笑皆非...

  • 父母的礼物

    父亲离开我们整整一个月后,我和妹妹去收拾他的房子。沙发旁依着父亲的拐杖,茶几上摆着他喝到半残的茶和没有写完的字帖,还有阳光普照的阳台上因为没人打理而奄奄一息的花草...

  • 汤水一生

    重回母亲的家,是这个冬日的一个下午。进了门,就听见继父在厨房里招呼:先坐下等一会儿,汤一会儿就好。 长这么大了,就是喜欢冬日的那口汤。 以前父亲在世的时候,每到冬天,...

  • 弟弟,不哭

    我上高三的那年,有一次学校一定要我们买一种高考复习资料,我只好回家问母亲要钱,恰巧碰到弟弟从工厂里回来。弟弟回来后笑嘻嘻地说:妈,我被工厂开除了。母亲以为自己听错...

  • 原来我们都有泪流满面的秘密

    每个人都有秘密:丈夫的秘密是委托女儿照顾我一生;我的秘密是犹豫着该如何抛弃我9岁的女儿;而女儿的秘密,又是什么呢? 1 我的人生走到了一个十字路口:我不知道,将来的生活...

  • 用你爱我的方式去爱你

    你突然打电话说要来我家,电话里,你轻描淡写地说:听你二伯说,巩义有家医院治腿疼,我想去看看。先到你那里,再坐车去。你不用管,我自己去 你腿疼,很长时间了。事实上你全...




CopyRight(C)2008 故事吧 | 经典小故事大全 www.gushiba8.cn All Rights Reserved

本站部分文章和资料来自网友投稿及互联网,如有侵犯你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

联系QQ: 2019140380